杏彩娱乐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日自民党总裁选举民调:安倍连任难但石破茂被看好 小泉进次郎紧随其后

[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杨子晴]新一届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将于2018年秋季拉开帷幕。对此,日本共同社及《朝日新闻》社的联合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现任自民党总裁支持率进一步滑落,前任干事长石破茂被广泛看好,首席副干事长小泉进次郎呼声渐高。

据日本媒体4月16日报道,共同社的民意调查显示,石破的支持率已经超过安倍,为26.6%,较前次调查上升2.5个百分点。小泉紧随其后,为25.2%。安倍整体支持率降低4.3个百分点,滑落至18.3%,排在第三位。这也是安倍支持率在该社民意调查中首次低于20%。

此外,36.7%的自民党选民依然支持安倍连任。石破党内支持率为24.7%,小泉为20.9%。但是与前月民意调查相比,安倍在自民党选民群体中的支持率骤降9.9%,石破、小泉均增长了4个百分点左右。

日本《朝日新闻》的民意调查结果趋势与共同通信社基本一致。2018年1月至3月,石破茂实现“20%→22%→27%”三连跳,保持递增态势。与此相反,安倍支持率则接连跌落,3月支持率降至22%,首次低于石破茂。

《朝日新闻》另对当下焦点问题进行调查。关于安倍政权提倡的 “劳动方式改革”,20%的受访者认为国会应予以通过,61%的受访者则认为没有必要通过该法案。即便是在自民党选民群体中,也有52%的选民认为劳动方式改革可有可无。

民众对安倍政权的失信感更加显著。《朝日新闻》民意调查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仅为31%,不支持率则达到52%。选择“不信任首相”的受访者占63%,只有4%的受访者依然对安倍坚信不疑。

李甜、李静

映客曾制定紧密计划由上市公司收购来实现A股上市,但是收购方案却被迫终止;盈利模式依赖直播,新开拓的直播答题产品又受到监管;竞争对手同期宣布被巨头投资且均流出计划上市消息。

面对此种境况,映客该何去何从?

3月26日,港交所公示了以映客互娱为主体的首版IPO招股书,映客未来的发展公之于众。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以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映客运营主体)为标的的重大资产重组还没有明确结果时,映客就在开曼群岛成立了映客互娱,并逐渐搭建起VIE架构。

相较于2016年,映客在2017年多项数据下降,但在该年第三季度回升,最终,主营业务取得的收入与2016年最辉煌时相比没有明显变化。对于上市详情,映客官方以目前处于缄默期为由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而一位2015年入职映客的人士应晗(化名)曾对本报记者独家透露:“我来的比较早,那个时候奉总(映客CEO奉佑生)一直跟我们说,‘我们会在业务发展当中尽快地资本化’。”

启动境外独立上市

实际上,映客谋求上市的举动可以追溯到一年前。2017年4月11日,宣亚国际(300612.SZ)公告将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映客资本化自此开启;同年9月,宣亚国际宣布购买方案,本质系映客借款给上市公司收购自己;12月15日宣亚国际公告终止重组,以闹剧收尾。

“我们并不介意采用什么样的方式,重组、或者独立上市都是可以的。2017年采用的那种方式应该是符合当时的时机。”应晗表示,“不过最终那种方式在约定的时间点没有完成,而在(目前)这个阶段采用(港交所上市的方式),都是一个持续资本化的过程。”

据记者当时从映客投资人郑刚处了解道,特殊的市场和政策环境是重组失败的原因之一。

但据此次招股书显示,映客上市计划从2017年11月份就已实际着手。该年11月24日,映客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离岸公司“映客互娱有限公司”,11月30日于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直接全资附属公司Inke BVI;12月19日,在香港注册映客香港;2018年2月14日,映客在中国注册了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映客中国,并透过合约安排控制实际经营业务的北京蜜莱坞及附属公司。

而应晗否定道:“我们正式考虑海外上市是在我们重组方案确认取消之后。上述架构的建立与调整是由于映客计划着手海外业务。”

一位曾参与重组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重组之时,映客核心层希望尽快完成,而随着重组自动取消时间的临近,他们对与宣亚国际的重组产生了忧虑。如果失败,映客的未来则多了一些不确定性。

一位从事证券法务工作者对记者表示,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与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不少互联网企业选择去美股或港股上市,以寻求生存机遇。

应晗表示,从获取资金与人才、营销的成熟度、团队规模渐趋稳定等方面考虑,当前上市是对既有成绩的肯定,同时引入资本有利于让团队治理更为规范,让员工一起享受到激励的制度。

数据回升

2017年第三季度对于映客来说,显得特殊。

映客每季度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峰值出现于2016年第四季度,为3000.6万人,此后持续下降。2017年第二季度跌至2030.2万人。第三季度回升至2316.5万人,第四季度升至2518.4万人。

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峰值出现于2016年第二季度,为261.5万人,此后持续下滑,到2017年第三季度已下滑到61.0万人,直到2017年第四季度,微小回升至65.2万人。

月活、月付费用户整体下降,不同步的是,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却持续增长。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除了在2016年第四季度下降了14元,至172元外,2017年四季度保持增长。到该年第四季度每付费用户的充值金额甚至达到673元,环比增长54.36%。

一份来自极光大数据的报告显示,2月最后一周市场渗透率前三名分别是斗鱼、虎牙、,映客排名第九。

对于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的逆势上升,招股书中显示的原因为:“主要是由于我们一直能维持一群高消费付费用户(占我们充值金额的重大占比),且该群体规模相对稳定。”对于2017年第四季度充值金额大幅增长,原因则归结于推出了直播对战及千人千面推荐等新功能,并提及这两项玩法也是2017年第三四季度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及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分别在回升的助推因素。

这两项功能本质系产品正常升级。此外,略显反常的是,本报记者难以检索到这两项功能,可以确定的是其对外几乎无宣传力度。

对此,应晗坦承,对于付费用户充值金额的增加,两项新玩法的提升作用有限。“我们会有一个错觉,其实并不是付费这些人的付费(额)增长得很快。而是由于核心用户上线频次降低,小额付费人数减少,而使数据看起来增长了。”

“我们观察到,核心用户来的频次降低,但是进入了正常频次,原来看热闹的时候,每天都想来看,现在是3~5天来一次。” 应晗提到,“假设从最高峰频次降低到三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其他都没有变,都会很显著地让付费值提升到3倍以上。”

但是,其解释也折射出映客遇到了要吸引更多用户付费,甚至稳定付费的问题。

此外,既然部分核心用户稳定付费,小额付费用户量减少,付费用户总充值金额出现降低或缓慢增长似乎更符合逻辑。

然而,2017年第二季度充值金额为9.52亿元,第三季度下降至8亿元,而第四季度却升至13.17亿元,环比增幅达到64.63%。且较2016年第三季度的14.35亿元,即充值金额峰值,仅减少1.18亿元。

资深金融分析专家丁会仁博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一些公司为满足申请上市的条件,数据或存在一定程度的波动,但也不会太大,否则会引起监管。

坚守直播互动

一位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短视频产品的发展冲击了直播行业,映客因未及时抓住短视频机遇,加速了被市场遗忘的速度。目前,映客的业务模式主要是直播和广告。

2017年,短视频行业逐步取代直播行业,短视频的一些乱象也如同当年千播大战之时。有产品分析人士认为,两者都是内容呈现的载体,竞争点在于目标人群:均主要是15~35岁之间,有社交和存在感需求的人群。产品解决的痛点也类似,两类平台内容同质。

上述投资人表示,短视频竞争点也在于更精品,对应到直播就是能为用户将无趣的直播时间剔除。

应晗表示,短视频和直播各自有核心竞争力。

“短视频本质上如同,上架商品进行售卖,而直播类似美团,我们做得更多的是实时的东西,做完了这个东西它就消失了。”在应晗看来,直播是最先进的一种交互形态,映客后期增加的短视频业务也是为主播与用户交互提供辅助。而短视频的商业模式更多依赖于广告,直播只是其变现方式的一部分,对于运营、产品与技术深入度,短视频“肯定是干不过直播公司”。

“其实市面上很多人对直播缺乏认知,并不知道直播到底是什么,以及它的空间有多大。”应晗说,直播行业有很多可做之事,这个市场才刚开始。

不过,同样在抢占用户时间的维度上,短视频出现后,人们原本看直播的时间被看短视频取代,显示着行业危机。而在同行业内,即使不与虎牙、斗鱼等游戏类垂直直播相比,但是、YY等泛娱乐直播竞争对手也对映客构成“威胁”。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直播将以工具化特征嵌入民众生活各方面。招股书提及,直播平台+电子商务,直播平台+社交游戏等新商业模式将会建立。

作为媒介,直播行业不易消失。而映客作为独立流量入口,倘若没有足够的用户增长,其他业务的开展将受制约。应晗表示,这些都可能尝试,而重点会放在娱乐视频化或者互动娱乐。

长远来看,如同今天的主流视频网站在高价购买好内容以争夺市场份额一样,如何拿出更好的内容也将成为映客发力互动娱乐遇到的关键问题。

同时,政策因素亦不容忽视,芝士超人与宣布进行1亿元广告合作被叫停后,外界至今不知其最终结果。

作为员工,应晗感到压力来自于产品技术的更新较快、行业间竞争比较激烈,以及市面上的流量成本及其他成本提高,“这个也逼得我们去优化和提高效率。”

港股上市之后,目前能预见的是映客较可能启动投资并购。

4月7日晚间消息,近日不断有媒体曝光金立手机陷入资金链危机,并质疑其解决危机上的进展不容乐观。金立集团副总裁俞雷今天在其个人上表示:欠供应商和媒体的钱都会还,希望大家给金立点时间,不要落井下石。并对金立被指将60亿广告费用于明星娱乐营销提出质疑。

原标题:亳州拿八重“厚礼”款待“好人”;昨日出新规帮扶道德模范和身边好人,将在就业、医疗、住房等方面给予优待

让德者有得,让好人有好报——4月4日,安徽亳州市出台礼遇帮扶道德模范和身边好人实施办法,在就业、医疗、住房、出行等八个方面帮扶“好人”,在当地引来一片叫好声。

据介绍,持有亳州文明办统一制作的“道德模范和身边好人礼遇卡”和本人身份证,可在市内免费乘坐公交车,在指定驾校报考机动车驾驶证可减免学费,还可以携带两人免费游览市内所有国家A级景区。在全市重大节庆纪念活动、节会开幕式、大型文艺演出等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中,也将邀请“好人”参加。每年安排“好人”参加一次免费体检,在全市各级医疗机构为残疾人、军人等设立的优先窗口,增设“道德模范”标识,“好人”患病且符合大病救助范畴的,报销时按城镇“三无”人员、五保优抚对象的报销比例执行。在教育上,“好人”子女及直系孙子、孙女在入托入学上也可享受到教育部门提供的便利。对无基本居住条件的“好人”,符合住房保障条件的,优先解决公租房、危房改造。对“好人”就业创业提供优先帮扶和指导,优先提供道德信贷。

在社会尊享礼遇上,亳州市也为“好人”拿出“干货”。要求组织、人事部门考虑解决“好人”夫妻分居等问题;“好人”在晋升提拔时,所属的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优先考虑;各级、各部门优先推荐“好人”担任各级“两代表一委员”,符合条件的优先发展为党员;乡镇基层单位优先吸纳符合条件的“好人”进入村“两委”班子。

来源: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

苏亮瑜

被非议和讥讽或许是每项突破性技术从萌芽到成熟必然经历的成长日记,但如果技术发展剑走偏锋以至误入歧途,则很快被打上泡沫化的印记。过去一段时间,原本曲高和寡的区块链却由于爆炒的ICO概念而备受瞩目,很有些风头无两的味道。

然而,热炒中的区块链与作为变革技术的区块链,实际在发展理念上已是大相径庭。在滚滚而来的热浪当下,有必要明辨两者之区别,让区块链这一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真正闪烁其光,用《纽约时报》一篇文章的说法就是除却假借区块链之身的骗局、假先知。

舍本逐末的ICO乱象

正所谓有心栽花花未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对于这个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和价值互联技术协议,公众的热情却是被正在庞氏骗局化的首次代币发行(ICO)概念所点燃,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一波又一波投资泡沫。

区块链的布道者究竟希望解决什么问题?简单地说,其主要是用分布式储存记账方式,搭建没有中间商、点对点的信任共识机制,真正实现价值互联。传闻中中本聪设计比特币,主要就是一种奖励挖矿(竞争分布式记账)矿工的激励约束机制。

如果回过头来看,中本聪等区块链布道者是技术开发的高手,但并非是机制设计的高手,正是其所开发的分布式存储记账系统之附产品比特币,被后来者玩转成了扭曲激励,为现在的ICO炒作埋下了伏笔。即比特币本来是激励分布式储存记账系统的参与者,但其设置了比特币的总量极值,以及获取比特币的难度随时间呈几何级数跳开,这使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具有了绝对的稀缺性,并导致其内在价值极不稳定,为ICO炒作提供了温床,也影响和妨碍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短短几年内,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甚至反客为主,风头直压区块链这一极具拓展性的待开发富矿。尽管以太坊、Ripple等加密货币的运营者吸取了比特币的一些经验教训,做了一定的修改,但同时也降低了区块链的分布式功能,如去中心降级为多中心,公有链降维为联盟链和私有链等,提高了技术实现和人们接受的便利性,这也从另一个维度上加强了加密货币的投机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批名为所谓区块链的从业者,相当部分实为一夜暴富的投机者,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纷纷假借区块链之名,开发出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所谓加密货币,玩起了无中生有的金融传销游戏,硬生生地将区块链的“链圈”拽到了加密货币(“币圈”)的投机陷阱,将变革性的技术协议玩成庞氏骗局,使其偏离了价值航向。

这个被炒的胆战心惊的ICO究竟是什么?如果给最近兴风作浪的I-CO锚定参照系,其实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现的IPO有某种相似性,但本质却并不相同。IPO是以私人公司股权为交易标的的,而ICO的范围则可以海阔天空地凭空设想,任何用来交流和交换的东西都可以进行ICO,如空气币等,就如用传统传销中,所谓的产品只是个噱头和通道,关键是能否发展下家,搭建金字塔式等级制度,骗取和收割众多的冒险家,一夜暴富成为了ICO参与者的目标和追求。

因此,用ICO打开区块链技术协议的大众认知热度,在打开方式上却是舍本逐末的。一夜暴富者嫁接区块链的ICO炒作的黄粱梦,终将被各国的监管强化所击穿,真正的区块链应用价值将会最终显现。

区块链真正的回归

比特币、以太币也好,其他ICO的所谓加密货币也罢,诸为区块链技术协议的旁枝侧节,主要解决的是分布式存储记账等激励问题,而非区块链主攻的真正场景应用。

剔除ICO炒作的插曲,区块链无疑将是推动未来网络生态的基础性技术架构。相比现在的互联网,区块链能够通过去中心的分布式储存记账有效实现价值互联,为万物互联提供基础性技术准备。

比特币网络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就是,一个没有中心化权威的系统,能够解决交易和交流的信任问题,实现价值互联,而不会产生欺骗性的双花等问题。尤其是随着线上线下活动的日益交融,以万物互联为特征的物联网逐步走进人们生活,价值互联下的未来生活使个人数字资产的权利意义正在觉醒,人们越来越关注个人数字资产的权益、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等问题。

这为区块链提供了广泛的应用舞台。因为现在的互联网大量充斥着对网络消费者隐私的侵犯和占有,如俄罗斯黑客通过FACEBOOK影响美国大选,部分互联网巨头利用用户“人过留迹”等,进行广告和其他形式的信息贩卖,获取商业利益,甚至有人公开表示人们会为了便利而放弃或牺牲个人隐私等等。

更为重要的是,现有的中心化网络连接,个人的数字资产权益不仅未能得到有效的申张,甚至其数字资产的产权属性也出现模糊化的趋势。数字资产产权不明晰,使数字资产面临激励不相容问题,即数字资产的直接生产者未能享受到数字资产的剩余索取权和收益,其行为、消费、社交偏好等个体隐私反而频繁被当作流量贩卖,给自身带来诸多烦恼,这将强化用户尽隐藏个人偏好取向,导致信息冗余和短缺并存的噪音化信息格局更加复杂。同时,中心化、集中化的信息存储使个人的数字资产极易遭到泄露、存在非常突出的安全隐患,如黑客集中攻击中心化的服务器就可以盗取海量级的数字资产。

显然,当下让互联网公司利益极大化的流量经济模式,以及个人数字资产不清晰的产权属性,其实正在妨碍着真正的价值互联。毕竟,随着越来越多的线上线下资产互联,资产安全显然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而区块链分布式储存记账的互联架构、不可篡改、可追溯、全网共识、非对称加密等功能,使区块链能够有效满足价值互联的趋势诉求。

首先,去中心化的点对点互联和分布式存储,以及非对称加密保障的数字资产安全性,有助于数字资产产权属性的清晰化,为价值互联提供基础型保障。区块链上运行的数字资产,广泛分布在不同的存储空间,而且通过非对称加密,使个人数字资产只有自己和自己授权的人或机构才可以使用,既避免了自身隐私的泄露,又强化了个人的数字资产产权,使网络服务提供商无法再通过用户的“人过留迹”,肆意侵犯个人权益和隐私。这种清晰化为用户的数字资产产权,将会产生明显的激励相容性,使人们愿意拿出更多的价值进行互联,而不惮被侵权。

其次,非对称加密的分布式存储记账,提高了用户数字资产的安全性,黑客要盗取用户的数字资产,需要攻击分布在不同存储位置的机器,才能获得用户完整的信息,进而导致黑客攻击成本过高而获益有限的激励不相容性,这种非对称加密的分布式存储,提高了价值互联的安全性,为价值互联提供安全保障。

再次,区块链技术协议相对有效地解决了陌生人间的信任问题,使人们敢将更多价值进行互联。全网共识、分布式记账和可追溯,使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交易可以全程加密跟踪,当事方对交易进展具有可控性,人们不需要通过第三方提前确认双方信用,这不仅有助于降低交易风险,而且没有了中间商赚差价,降低了交易成本,并且提高了交易的效率和可控性。

总而言之,更方便地理顺个人数字资产的产权属性,非对称加密对个人数字资产安全的保障,交易行为的可控性等等,使区块链能够搭建起没有中心化组织信用输出的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

因此,当前各国监管严格加强和规范ICO是非常及时的,这有助于为区块链正本清源,激励更多的创新资源投入到真正的区块链场景应用开发中,而非舍本逐末于爆发户式的炒作。随着更过区块链应用场景的开发,也许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就不再是个广告词了。

(作者系越秀金控副总经理)